<pre id="wuvaw"><label id="wuvaw"><xmp id="wuvaw"></xmp></label></pre>
    1. <output id="wuvaw"></output>

      <big id="wuvaw"><strike id="wuvaw"></strike></big>
        <acronym id="wuvaw"></acronym>
        <td id="wuvaw"><ruby id="wuvaw"></ruby></td>
        <track id="wuvaw"></track>
        今天是: 2022年01月07日 星期五
        最新資訊
        30
        2018-01
        罰沒2.95億 郵儲票據“變形記”
           票據業務能改善銀行自身的資產負債結構,增強盈利能力,又能促進經營流動性,因而受到銀行青睞,成為銀行的一個重要業務組成。但在早前的快速發展中也埋下了一些“地雷”。1月27日,銀監會公示對郵儲銀行違規票據案件的處罰,又一樁涉案金額達數十億元的票據案由此浮出水面。業內人士認為,加強銀行合規檢查及推動電子票據進一步發展等,是對走形的票據操作糾偏的重要方法。

          再現億級罰單

          繼廣發銀行僑興債事件和浦發銀行成都分行批量造假掩蓋不良,在近期分別引來銀監會數億元罰單后,銀監會再次“亮劍”。根據銀監會1月27日的公告,近日銀監會統籌協調相關銀監局依法查處了郵儲銀行甘肅武威文昌路支行違規票據案件,對涉及該案的12家銀行業金融機構共計罰沒2.95億元。

          12家受到處罰的機構分別為郵儲銀行武威市分行、吉林蛟河農商行、紹興銀行、南京銀行鎮江分行、廈門銀行、河北銀行、長城華西銀行、湖南衡陽衡州農商行、河北定州農商行、廣東南粵銀行、邯鄲銀行和乾安縣農村信用聯社。

          事件的源頭出在郵儲銀行武威市分行身上。2016年12月末,郵儲銀行甘肅省分行對武威文昌路支行核查中發現,吉林蛟河農商行購買該支行理財的資金被挪用,由此暴露出該支行原行長以郵儲銀行武威市分行名義,違法違規套取票據資金的案件,涉案票據票面金額79億元,非法套取挪用理財資金30億元。

          “這是一起銀行內部員工與外部不法分子內外勾結、私刻公章、偽造證照合同、違法違規辦理同業理財和票據貼現業務、非法套取和挪用資金的重大案件,牽涉機構眾多,情節十分惡劣,嚴重破壞了市場秩序。”評價這一案件時,銀監會再次使用了如此嚴厲的措辭。

          相應的還有重罰。銀監會對案發機構郵儲銀行武威市分行罰款9050萬元,對違規購買理財的機構吉林蛟河農商行罰沒7744萬元,對紹興銀行、南京銀行鎮江分行等10家違規交易機構共計罰款12750萬元。因此案件被予以警告甚至丟了飯碗的銀行高管也達數十人,有的還被移送司法機關。

          頻發票據大案

          近年說到票據業務,繞不開的一個關聯詞就是“風險”,因為自2015年開始,先后有多家銀行發生了票據風險事件,從國有銀行、股份銀行到城商行接連“中招”。例如在2016年前4個月,農行、中信銀行、天津銀行先后曝出票據黑天鵝事件,農行的案件涉及金額達39億元,另外兩家票據案的涉案金額分別為9.69億元和7.86億元。

          銀行票據核查不嚴、票據在銀行間的轉讓“被掉包”、銀行與資金掮客灰色交易等問題也相繼暴露。有業內人士總結了票據違規的幾種主要形式和原因,包括企業相互串通簽訂假購銷合同騙取銀行承兌,或集團企業通過關聯企業、關聯交易套取銀行信貸資金;銀行本身盲目擴張業務,放松審查,甚至放大信用,超規定限額簽發銀行承兌匯票;銀行與企業勾結,聯手包裝“票據”,利用假銀行承兌匯票騙取銀行信貸資金;銀行在經營票據貼現業務過程中,為爭搶票源違規降低貼現利率;個別銀行職工利用工作之便,以自己或其親屬名義成立“票據包裝公司”,充當票據掮客等。

          之所以有這么多種“花式”鉆空子的方式,與票據業務可操作空間較大不無關系。金樂函數分析師廖鶴凱表示,多起票據案暴露出銀行在票據審核、流轉、保管等環節都存在漏洞,而且票據業務已衍生出一個產業鏈,票據可以貼現,加上銀行承兌信用度高,因此可以操作出好多個層面來。

          銀行內部管理不善也是一大原因。曝出票據案的一家銀行人士曾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銀行以前核查票據多是走形式、報報表,不會真正落實核查。票據“被掉包”多是出于這個原因,沒有真正看票據在不在,僅憑直覺就了事。

          推進電子體系的迫切

          隨著票據風險的爆發,監管層開始加強對票據業務的監管,也令央行構建的電子票據體系加速推進。根據央行要求,自2017年1月1日起,單張出票金額在300萬元以上的商業匯票應全部通過電票辦理;自2018年1月1日起,原則上單張出票金額在100萬元以上的商業匯票應全部通過電票辦理。500金研究院院長肖磊表示,紙質票據挪用風險大,電子票據會更加透明。

          電子票據體系推進下的一個產物就是上海票據交易所(以下簡稱“票交所”),成立于2016年末。2017年監管進一步在多個文件中點名“票據空轉”、“監管套利”,并加大檢查處罰力度,無真實貿易背景票據以及監管套利業務減少。

          票據市場去杠桿效果明顯。票交所近日發布的《2017年票據市場運行分析報告》顯示,票交所2017年電票承兌量已占88.99%,貼現占97.1%,轉貼現及質押式回購占98.51%。

          除了將票據電子化,業內人士認為,對于銀行票據違規行為,監管還可以銀行承兌匯票的簽發環節、貼現環節為主線,重點審查銀行在辦理業務中存在的違紀違規問題。例如有選擇地調閱簽發銀行承兌匯票企業的檔案資料,審查簽發匯票手續是否合規;給予授信的客戶,是否在授信額度內辦理;提供全額保證金的客戶,是否在交驗有關證明后辦理;承兌申請人是否向銀行提供商品交易合同或增值稅發票(復印件),有無弄虛作假現象等。

          江西財經大學九銀票據研究院還指出,逐步加快建立統一的信用評級、資信評估、增信保險制度,成立統一的信用評級評估機構,建立健全適合票據業務的評級評估指標體系,實行信用定期考評制度,推行票據擔保支付機制和保險制度,也是發展票據業務服務實體經濟的關鍵任務。

          北京商報記者 程維妙/文 張彬/制表

         

        文章關鍵詞:


        2016-2021 深圳深國融財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大伊香蕉在线精品视频75

        <pre id="wuvaw"><label id="wuvaw"><xmp id="wuvaw"></xmp></label></pre>
        1. <output id="wuvaw"></output>

          <big id="wuvaw"><strike id="wuvaw"></strike></big>
            <acronym id="wuvaw"></acronym>
            <td id="wuvaw"><ruby id="wuvaw"></ruby></td>
            <track id="wuvaw"></track>